Archive | Religion

Miyamoto Musashi’s Dokkodo

Dokkodo (獨行道), roughly translated means  “The Path of Walking Alone,”  “The Path of Independence,” or “The Lone Path”/  Although the English translation does not give the title much justice, it is should be noted that this refers not to a path of nihilistic abandon, nor a path of misanthropy.  Misanthropes who have crossed beyond a certain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Culture, Religion6 Comments

The Freedom-Worshippers

Freedom, as a general concept is often taken for granted in this so-called modern world.  In the modern political language, nations are either “free or not free”; the governments that manage them are either “friends” or “enemies” of freedom, as are the persons living in them.  For those living in the Far West, this notion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Most Recent, Politics, Religion5 Comments

More to Middle East riots than meets the Eye

A recent spat of protests and riots in the Muslim world have been making headlines in recent days, especially after 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Chris Stevens to Libya was killed. Images are being splashed all over the printed press and television of the most crazed, angry looking bearded Muslims burning American flags and shouting.  Americans have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Culture, Current Events, Middle East, Religion2 Comments

On the ‘Neo-Pagans’ and Their Delusions

The notion of “paganism” is an interesting one, in that such notions of a pagan revival have achieved popular currency both among certain Traditionalist circles as well as in many progressive cliques. Their aims are even roughly congruent, even if the underlying reasoning may not be: the replacement of the monotheistic faiths, especially Christianity, with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Religion7 Comments

The Bahá’í Faith: An Indictment

A common theme in the philosophia perennis adopted by some Traditionalists is that of the “transcendent Unity of all religions”.  This perspective had its origins in the inter-war period, and was first discussed by René Guénon in the 1920′s, and, a decade later, in some more considerable detail by Frithjof Schuon, a Swiss-born metaphysician.  In this line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Religion2 Comments

An alliance between Muslims and the European ‘Far Right’? – Part 1

Note from the Editors: This article originally appeared in French under the title “Osons Marine?” on the website of Albert Ali, a French-Muslim writer as a response to the President of the Muslim Collective of France.  The latter had made statements warning Muslims against voting for the “Far Right” party Front National in the upcoming French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Current Events, Europe, Politics, Religion1 Comment

對美國原法輪功成員的采訪

下面的受訪者是一位24歲的女學生,她之前是法輪功(法輪大法)組織的一員。法輪功被它的追隨者認為是一種精神修煉。1992年源於中國。西方學者將其描述為“精神運動”、“新宗教運動”。其他一些學者,如瑞克·羅斯,認為法輪功是一個邪教組織。出於人身安全的考慮,受訪者要求匿名接受采訪並不公布照片。 問:能跟我們談談你童年的家庭生活嗎? 答:我出生在紐約市,但我出生後不久全家就搬到加利福尼亞州去了。剛開始的那幾年,父母一直把我按基督教徒進行撫養。我們定期去教堂禮拜,每周日我都要學習聖經,同時父母也會教我。我的父母非常虔誠,他們一直希望到中國傳播基督教,履行自己的使命。除我之外,我的弟弟和妹妹也和家人一起去教堂。總的來說,我覺得自己的童年很幸福,父母工作努力,家中弟妹相伴。 2001年,外婆搬過來和我們一塊住。她信奉佛教,所以通常不會和我們一起去教堂。但是她尊重我們的信仰,她說過:當談到宗教信仰時,人們應該只關心讓自己做到最好。 問:你是在什麽情況下接觸法輪功的? 答:2004年,我的父母碰巧在中國人開的一家雜貨店裏“發現”了宣傳法輪功的小冊子。這個時候,我也逐漸意識到自己的中國血統,所以我想,為什麽不多了解一下呢?於是我接受了法輪功,不過只把它看作強身健體的運動。那時我還不知道法輪功的政治立場。我只是想借此機會尋根,因為這上面聲稱法輪功是我們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我決定試一試,更多地了解它。 問:那你還記得你為什麽又質疑法輪功了? 答:簡單地說,第一次我質疑它是因為那時妹妹得了流感,而父母不讓她吃藥。可那時她只有3歲啊!這個時候,父母和我正在學習《轉法輪》一書,我那時相信妹妹生病是因為心不夠誠。事實上,那段時期,我連續數日不上學,待在家裏參加法輪功所謂的“發正念”,導致成績下滑。之前我是一名優秀學生,能進全校前五名,而後來我成了個差生,學期成績差一點不及格。老師很著急,問我出了什麽事,我沒有告訴他們真相。 這可能對我影響很大,我開始將註意力轉移到學習上,然而我並沒有放棄練法輪功,因為我和父母住在一起。他們一心一意地學法輪功,我覺得我再回教堂的話,他們會懲罰我的。 問:所以說,自從練上法輪功後,你的父母就不再去教堂禮拜了? 答:是的。事實上他們告訴我去教堂禮拜是沒用的,因為李洪誌說了:每個種族有各自的天堂。因此他們不再信仰基督教。有人認為,一個人可以既信仰法輪功又信仰基督教,我的經驗告訴我這是不可能的。他們為了把你套進來,就告訴你說:法輪功只是一種健身運動、一種氣功。但是很久以後,你才會意識到原來它是一個宗教,而“大師”李洪誌就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 我還有一件不解的事就是我的父母開始變得對待他人非常偏執。我們以前去的教堂主要是一個美籍華人為主的教堂。每周日,三位牧師分別用廣東話、普通話、英語進行服務。我的父母甚至想控告說普通話的那位牧師(一位很好的臺灣人)詆毀法輪功,和中國政府串通一氣。我真的很震驚。因為那個牧師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是一個臺灣裔美國人,他從來沒有踏上中國大陸一步。他絕不可能中傷某人,更不用說是共產主義政府的什麽間諜了。 問:你剛剛提到了政治問題,當你知道法輪功的政治立場後你的態度是怎樣的?你現在的態度又是怎樣的? 答:當我還是法輪功成員的時候,我讀過很多關於中國法輪功修煉者受到迫害的故事。我現在知道一些報道有可能誇大其詞,從而使我們產生一種對抗心理。而這種心理在某種程度上也讓我們覺得自己是合法的。既然我們被告知中國政府是邪惡的,那麽我們這些受害者進行對抗就沒有錯。這真是一種高明的伎倆。比如以色列人——納粹迫害以色列人眾所周知,那麽這就不是以色列人的錯,他們永遠都沒犯錯。我覺得法輪功的邏輯也是同樣的道理,這被應用到宗教上面。 我想你也許在報紙上讀過蘇家屯的新聞。該新聞出來後不久,知名異見人士吳弘達指出該新聞證據不實。美國官員也調查了相關醫院,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證明該醫院有過器官摘除、關押法輪功學員的行徑。只有兩名誰也查不到的加拿大研究人員發現了“證據”,主要由被曝在該醫院待過的人所收集的。 當然還是有政治上的問題。雖然我現在已經和法輪功無關了,但我認為人們有權做自己想做的事,即使他人認為這是錯的。不過我並不認為許多法輪功人是有政治問題的,甚至有些和法輪功毫無關系的普通人也受到中國政府的桎梏。 問:你之前說學習成績下降後,你開始質疑法輪功,能跟我們說說後來發生什麽事了嗎? 答:實際上,我上大學前就在練法輪功。那時我已經完全投入到法輪功的各項活動之中。坦白地講,我覺得法輪功在教我“真、善、忍”。不幸的是,因為我想要通過練習法輪功達到“圓滿”,最後我的高中畢業成績剛過平均線。 出人意料地是,我上的那所大學剛好有一個法輪功組織,而且成員主要是白人。此外還有很多其他宗教組織和團體。我和其他同學相處時,我可以和他們談論其他宗教。我還記得一次一些基督教徒和我聊天。他們都很有見識,彬彬有禮。但我每次都很生氣,因為他們總是抨擊法輪功和大師李洪誌。同樣,當一個穆斯林同學問我李洪誌會不會死,我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嘲笑他心胸狹隘、墨守陳規。我很氣那些批評法輪功的人。我當時認為所有反對法輪功的人都是壞人。組織中的其他成員也同意我的看法。一個男學生甚至稱每個不練法輪功的人為“骯臟的惡魔”,還說就算這些人“被銷毀”了也沒關系。那個時候我真的很害怕,這讓我開始懷疑法輪功,但是我也害怕脫離這個組織。 問:那你最終放棄法輪功是什麽時候? 答:我花了數月才鼓起勇氣離開法輪功。最主要的原因是外婆的病。寒假我回到家中,發現外婆身體不好,需要看醫生,但我的父母卻不帶她去治,因為李洪誌宣稱:當你生病時,不要打針也不要吃藥,你只要看法輪功的書籍,鍛煉鍛煉就能痊愈了。不幸的是,外婆的病情惡化了,顯而易見,她需要吃藥治療,但父母堅決反對。從那時起,我決定更理智地看待法輪功和它的弱點。 問:那你最終下定決心後有沒有采取什麽措施? 答:當我明白法輪功只是一種瘋狂的崇拜時,我覺得應該離開它。我意識到法輪功濫用專業術語,賦予特殊的含義,愚弄人們認為這是某種精神修煉。所以我決心已定,想辦法脫離它。我不得不向原法輪功成員尋求幫助。雖然很痛苦,我還是決定和父母暫不聯系,因為他們現在對法輪功還是那麽著迷。 慢慢地,我開始過上自己的生活。在這期間,我踏進了一些和宗教相關的課堂,在一年之內讀了約40本相關書籍。我開始更多地了解各類宗教,從書中細細研究,還看一些宗教旁觀者的文學作品。 問:那你父母現在怎麽樣了?他們還練法輪功嗎? 答:是,他們還是癡迷其中。我每天想起這事心中都很難過。他們對我的“背棄”很不滿,而我相信他們的內在還是好的。 問:之後關於精神和宗教你還有新的進展嗎? 答:我還在猶豫。我相信遵紀守法是對的,但我也認為應該尊重每個人的權利。找到自己的路,然後成為一個更優秀的人,當然這是要花時間的。當你剛從狂熱崇拜中跳出來,你不應隨即就加入另一場崇拜中。你應該自知自覺,對自己充滿耐心。 現在我相信上帝的存在,我把這看成是新的出發點,我祈禱他能幫助我渡過難關。至於其他的某個宗教我還沒想好。我有一個粗略的目標:一份真正的精神信念,一個比我更強大的對象可以讓我依靠,一種方向感和道德觀。這不就是真正的信仰嗎?現階段我正在學習正統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這兩種宗教最吸引我,因為它們傳遞的信息是美好的、簡潔的。我知道這可能聽起來很奇怪:當今時代,一個在美國長大的女華裔要轉信伊斯蘭教。事實是,之前我閱讀了很多來自伊斯蘭教和民間的資料來了解伊斯蘭教,尤其是伊凡·阿古艾力[1]、瑞納·古埃農[2]、賽義德·侯賽因·納塞爾[3]、馬丁·林斯[4]和提頭斯·布克哈特[5]的作品,他們都是轉信伊斯蘭教。到目前為止,關於基督教,我讀過很多基督教作者的作品,諸如C.S.路易斯[6]、切斯特頓[7]和Seraphim Rose[8]。事實上,我幼時曾是個新教徒,但是了解基督教歷史和教堂列祖後,我覺得正統基督教才是更真實的基督教。 問:你最後還有什麽話要和我們分享嗎? 答:我很感激能有這樣的機會來到這裏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有段時間我無法忍受思想和意識的痛苦折磨。我想要告訴那些身陷宗教崇拜的人(不只是法輪功)要嘗試自己分析衡量事物。我想鼓勵他們要思維清晰地看待整個事情,如果感覺自己受到脅迫,就鼓起勇氣放棄它。 備註: [1]伊凡·阿古艾力,Ivan Aguéli,1869年-1917年,出生於瑞典,沙德希裏蘇非教團的一員; [2]瑞納·古埃農,Réné Guénon,法國學者,“聖道學派”創始人之一,該學派以“永恒哲學”(Perennial Philosophy)及“永恒主義”(Perennialism)著稱; [3]賽義德·侯賽因·納塞爾,Hossein Nasr,華盛頓大學教授,伊斯蘭思想研究方面的世界一流學者。1933年生於德黑蘭,有伊朗王室血統。25歲時獲得哈佛歷史學博士學位,同年出版第一本專著:《伊斯蘭的科學與文明》。後返回德黑蘭大學任教,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移居美國。曾在哈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牛津大學、倫敦大學、愛丁堡大學等知名學校開設講座和研習班; [4]馬丁·林斯,Martin Lings,1909年—2005年,英國學術泰鬥,大英博物館中的東方學專家,年輕時研究阿拉伯文化,1939年歸信伊斯蘭,成為穆斯林; [5]提頭斯·布克哈特,Titus Burckhardt,又名Ibrahim Izz ad-Din,瑞士玄學家,傳統藝術專家,終生從事於傳統學科和永恒智慧的研究,著有多部傳統藝術方面的著作,翻譯了多部古典蘇菲名著,如《伊斯蘭教中摩爾人的文化》; [6]C.S.路易斯,C.S. Lewis,英國著名學者、文學家,1898年—1963年,著作50多本,包括詩集、小說、童話、文學批評以及闡明基督教精義的作品,被譽為“最偉大的牛津人”,也是二十世紀最具領導地位的作家兼思想家; [7]切斯特頓,G.K. Chesterton, 1874年—1936年,20世紀傑出的作家、護教學家。他的作品涉及範圍頗廣,涵蓋傳記、推理小說、歷史、神學論著等。最著名的著作有《異教徒》、《回到正統》、《永恒的人》、《布朗神父》等; [8]Seraphim Rose,畢業於美國波莫納學院,聖職修道士,致力於傳播正宗的基督教思想。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Religion0 Comments

An Interview With a Former Falun Gong Member

The following is an interview with a 24-year old female student who was a member of the Falun Gong (Falun Dafa) group.  Falun Gong, which can be translated as “Law Wheel Practice”, is considered by its followers to be a spiritual discipline.  It was first introduced in China in 1992.  Western academics have described Falun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Religion0 Comments

The modernist invention of “Judeo-Christianity”

Since the end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we have been bombarded from all sides with references to the West’s “Judeo-Christian religion,” and “our Judeo-Christian heritage.” Politicians regularly invoke these principles, and even religious leaders trumpet the phrase as if it were a self-evident truth. So sacrosanct is this concept, that even secular leaders make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Religion1 Comment

American University Attacks Religious Freedom

An American university recently enacted a policy which, in practice, would force religious organizations operating on their campus to accept leaders who are not of their faith.  Of course, the policy was not worded in such a fashion.  As with all agenda-driven regulations, the policy was hidden behind a veneer of openness and tolerance: “any […]

Read the full story

Posted in Culture, Current Events, Religion0 Comments

Archives